彙整

Archive for the ‘二林相思寮’ Category

[轉載]別再讓理工人蒙羞了,好嗎?

八月 16, 2010 發表留言

文/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三年級黃裕穎

90年代科學園區的發展帶給台灣榮耀,「經濟起飛的推手」、「救世主」的形象深深烙印在人們心中,但近日大埔阿嬤自殺事件驚動了全台,也因此揭露了台灣土地徵收長期以來的弊端。

經媒體一再報導,園區土地的徵收過程從沒與當地居民做任何的溝通協調,只不斷的發公文就逕行強制徵收,之後仗勢「依法行政」就將挖土機開到農民家門。許多老農世代居住當地,土地就是他們的生產工具,就是他們的全部,政府如此粗糙剝奪他們的全部,於心何忍?

一次遇到被徵收的老農:「我家在這裡的家被徵收走了,很羨慕你們高科技人才以後可以在這裡賺大錢……」,這一番話令人慚愧不已,當場真想挖地洞鑽下去!理工人帶著科技發展的期待,進入園區沒天沒夜辛苦工作、付出,就是為了讓台灣人過更好的生活,但所謂的高科技園區竟是剝奪老農的土地、用水、甚至是他們的性命(大埔阿嬤自殺事件),園區光環背後的是無數農民的犧牲!以後進園區工作的理工生將情何以堪!

灣寶、二重埔、相思寮、大埔各地粗暴徵收仍持續進行,農民抗議衝突越演越烈,眼看悲慟的挖地擾民將不斷重演,政府作為實在令人憂心忡忡。這對農民的殘害,我們理工人深感不忍,更為有這般殘忍的政府慚愧不已。呼籲政府馬上撤銷、停止任何暴力徵收,並積極修訂土地徵收條文!

理工人想進園區工作,但政府別再讓我們蒙羞了,好嗎?

搶救相思寮 大埔悲劇不要重演

七月 22, 2010 發表留言

(小真/相思寮第三代)

最近大埔農地徵收事件鬧得沸沸揚揚,我阿公阿媽在彰化二林相思寮的古厝,也因中科四期的圈地開發被徵收,今天(七月二十二日)是政府限相思寮遷移的最後一天。

我是相思寮的第三代,雖然我不在相思寮長大,但每當被問到是哪裡人時,我總是下意識的回答:「彰化二林的相思寮。」

我的父母年輕時離開故鄉,就像許多當時台灣的年輕人,到台北打拼工作,然後成家立業,即便人在異地,他們從不曾忘記故鄉,更不曾忘記告訴他們的孩子,我們的真正的家在哪裡。還記得小時候懂事起第一次回相思寮,我曾經這樣問父親:「這裡是哪裡?」父親帶著驕傲的神情告訴我:「迦丟是阮诶厝啦」(這裡就是我們的家),那時候的我還不知道它有個美麗的名字叫相思寮。

小學畢業前,我以為每個同學的故鄉都像我的故鄉一樣美。每次回鄉,坐在父親的車裡,看著前面的車輛一台又一台呼嘯而過,我總猜想會有誰注意到只要在這裡稍微停下、轉彎,轉彎後就是一片世外桃源?我以為大家的故鄉都會有個三合院,三合院裡什麼都不缺,紅磚瓦、竹子林要比台北的水泥叢林還可靠;三合院裡有雞有牛也有鴨,台北的同學要到動物園才體會得到的樂趣對我來說卻是在自然不過;三合院的每個人善良熱情,有台北人所沒有的溫暖。我吃阿公種的稻米長大,因為看過太陽底下阿公彎腰插秧的背影,我知道為什麼粒粒皆辛苦,颱風過後菜價飆漲的時候,我卻有吃不完的蔥蒜、高麗菜、菠菜、小白菜、絲瓜……。。過年尤其熱鬧,我沒有台北過年節的經驗,我的過年就是在阿公的鞭炮聲裡起床、跟著阿公貼春聯、到神明廳跟祖先問安,再跑到廚房試著自己起灶,卻弄個灰頭土臉只好摸摸鼻子溜到後院看阿嬤宰雞……. 整個相思寮就是我的遊樂場,年年復年年,我從沒想過習以為常的這一切會有消失的一天。

在相思寮這片小小的土地上,承載的不只是我的童年、我的回憶,它擁有的是我們祖孫三代人共同的感情。眼看著這片土地即將被掛著以發展為名的洪水猛獸所吞噬,大環境竟不能容許這小小一方天地過著屬於他們的太平日子。

原本可以安穩渡過晚年的阿公阿嬤,看到他們老邁的雙手舉起抗爭的白布條,大喊口號時,是怎樣無奈的心情,看了讓人好心疼。更讓我不懂的是,明明國科會已經做出保留相思寮的評估方案,只要多花一些時間改變原來的規劃設計,就不用迫遷農民與徵收農地,為什麼政府不能體恤農民,朝著科技與人文雙贏共存的替代方案去努力?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全台閒置工業區 兩千餘公頃

七月 21, 2010 發表留言
【聯合報╱記者曾懿晴/台北報導】2010.07.21 03:25 am

台灣農村陣線表示,全台還有兩千兩百六十三公頃的閒置工業區,科學園區聞置用地也達兩百五十三公頃,呼籲各地縣政府妥善利用閒置地,並暫停現行農地徵收作業,重新評估農地徵收的必要性。

台灣農村陣線表示,苗栗縣政府為開發竹南科技園區、後龍科技園區,強制徵收大埔、灣寶近兩百公頃農地。新竹縣政府因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欲徵收竹北、芎林一帶近四百五十公頃農地,還以竹科三期用地為名,規畫徵收竹東二重埔四百四十公頃農地,竹科放棄三期開發後,縣府執意變更為客家農業休閒專用區,使當地居民卅年來遭到限制遷建。

而台中后里、彰化二林相思寮因中科三、四期開發,導致居民面臨土地遭徵收、科技業汙染農業等問題。

台灣農陣指出,全台閒置的工業區生產基地多達兩千兩百六十三公頃,其中科學園區聞置用地還有兩百五十三公頃,政府進行重大開發案時不未妥善利用閒置地,反在各縣市徵收農地、進行新的開發,使農民淪為土地徵收下的犧牲者。

苗栗竹南大埔、竹東二重埔、苗栗後龍灣寶、竹北璞玉、彰化二林相思寮等自救會,共同呼籲政府應停止濫用行政權力強制圈收農地,以徵收手段侵害農民居住、生存權益,使優質農地淪陷為工業用地。

農民反粗殘徵收聯合宣言:一方有難,八方來援!

六月 23, 2010 1 則迴響

轉載自小地方新聞網 http://www.dfun.com.tw/?p=27870

[連署] 反竹南科學園區擴大 徵收案連署

大埔自救會、灣寶自救會、二重埔自救會、相思寮後援會、台灣農村 陣線  共同宣言

從二重埔到相思寮、從相思寮到灣寶、從灣寶到大埔,開發主義的幽靈,不斷迴盪在我們的上空!每當政府宣示要打拼經濟的時候,每當財團聲稱要擴大投資 的時候,幽靈駕駛的怪手就會一台台開出,摧毀我們的土地,糟蹋我們的五穀,威脅我們的身家,破壞我們的家園。近年來,各地強徵農地的案例層出不窮,種種事 實顯示,農民已經退無可退了。因此,我們今日聚集起來,就是要向社會宣告:我們將會團結抵抗,奮戰到底!

(左上)二重埔(右上)相思寮(左下)苗栗大埔(右下)灣寶,聯合為農民與農地的未來打拼。

沒有米,怎麼果腹?沒有鄉村,怎麼有都市?台灣社會的根基在於農村;農村是我們的來處,也是我們的去處。我們的祖先篳路藍縷以啟山林,替台灣奠定富 饒的基礎。台灣的農村,一向是社會堅強的後盾,更是茁壯的土壤。

事實上,我們農民已經替台灣社會犧牲太多太多,只為換取進步或現代之名。日本政府強逼我們把甘蔗繳會社,國民政府強逼我們拿稻穀換肥料。政府說要 「農業扶植工業,工業回饋農業」,卻從來只有落實一半。台灣的經濟發達了,物價全面上漲,唯獨米價不漲!台灣社會前進了,卻遺忘了它的來處!我們真的是用 血淚在餵養社會;社會越富裕,農民越貧窮。為了開發,多少的血淚只能往肚子裡吞!為了所謂「進步」,多少個夜晚只能暗自哭泣!

1990年代台灣為求加入WTO,不斷壓抑農業,農地被迫休耕;2000年農發條例修正通過以後,農地種起別墅;2010年產創條例通過以後,農地 餵飽財團。過去,政府剝削我們的勞動和作物;現在,政府和財團聯手奪去我們的農地和身家。在不公平的遊戲裡,農民甚至失去最基本的生存權。發展的大旗閃閃 發亮,明明灼灼,都是由農民的苦難所點綴。我們在此沈痛地呼籲政府,終止浮濫的土地徵收。土地作為最珍貴的資源,必須公平管制、合理使用,不可獨厚財團。

我們頭頂上的幽靈不斷盤旋,張牙舞爪,時時要吞噬我們。因此,我們覺悟到,除了團結,我們一無所有。我們必須團結,因為我們其實面對同樣的困境。我 們必須團結,因為我們要守住祖先的基業。我們必須團結,因為我們要保衛我們的家園。如果我們不團結,那麼,大埔的米粉將不再飄香;二重埔的泉水將不再流 暢;灣寶的西瓜將不再甜香;相思寮的碗粿將不再彈牙;農民的生存將無所依憑。

「團結真有力!同胞需團結!」前輩的告誡猶言在耳。大埔、二重埔、灣寶自救會、相思寮後援會、台灣農村陣線及來自全台灣的人民,在此共同承諾:一方 有難,八方來援!不分晝夜,不分你我!團結到底,直向公平正義!

[竹南大埔]土匪政府搶地懶人包

[0613文化批判論壇] 農村的文化行動主義– 遇見相思寮

六月 9, 2010 發表留言

英國資本主義開始萌芽之際,毛紡織業的利潤豐厚,有錢的貴族開始投資養羊,他們圈起原來的農地,拆毀農舍,趕走農民,農民成了無家可歸的無業流民……

當下的台灣,竟然再度上演壓迫農民的相同劇碼,國家以發展高風險、高污染的面板產業做為「公共利益」的理由,中部科學園區的四期計畫將徵收彰化二林相思寮的農業聚落,相思寮面臨全面滅村的迫切危機!

在這個脈絡下,我們遇見相思寮。而後,我們「發現」,相思寮,不只是可憐弱勢的鄉下農民。

過去農業總是被主流發展主義定位為「靜」、「穩」,農業在線性史觀裡,被認為在變遷快速的工商社會中「過氣」了。然而,相思寮人不論是做為受雇於殖民資本之下的蔗工,亦或當今市場經濟中的小農,他們的勞動節奏、資源分配策略、緊抓機會的靭性,呈現出「飄浪流移」又「百變靈活」且立體繽紛的生命史。

農村不是化石,農民不是被動的受害者。我們一起透過影片「太平路上的相思寮」,理解相思寮如何揭示我們一個農村文化行動主義的新命題。

活動時間:2010/6/13 (日) 14:00

活動地點:紫藤廬(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16巷1號)

主持人:

蔡晏霖(交通大學族群與文化研究所助理教授)

與談人:

許文烽(太平路上的相思寮紀錄片導演)

許淑惠(濁水溪康樂隊影片小組)

林樂昕(相思寮後援會成員)

新!論壇預先閱讀材料:交大師生與好友們的 相思寮農學心得

[阿草回娘家] 515相思寮星空影埕「眼淚」特映會 + 516二林王功導覽

五月 9, 2010 發表留言


 

代誌沒解決  原諒無可能  還我土地  給我「及時正義」

大膽觸及刑求這等國家暴力、人權議題的電影《眼淚》,探討了在某些時候握有權力、誤用權力者的贖罪,
於全台巡演、上映以來,話題不斷。鄭文堂導演即將帶著這部撼動人心的最新作品《眼淚》,來到彰化二林,相挺遭受不公不義對待的相思寮農民。
5月15日下午,歡迎大家來相思寮走走,感受這個農村聚落的價值,聽聽老農心裡的聲音,看場情義無價的電影,聊聊我們都希望別離我們太遠的公平正義。

面對長期以來,台灣社會轉型過程中一再被犧牲的農村與農民,我們不僅要求「轉型正義」,更要「及時正義」!

為 什麼我們要在相思寮放「眼淚」?
鄭文堂導演說:「拍這片不 是為了賺大錢,是為了能探討過去那些制度上的暴力所形成的不公平。」眼淚的故事以警察制度為主軸,由此開展,對照目前中科 三四期在環評、徵收、產業政策的爭議,這些掛著公共利益的羊頭政策,實際上又是怎麼扭曲人民生活與生計?
相思寮星空影埕,不禁外食,歡迎自備瓜子花生,一起來瞌牙聊天。
「眼淚」官方網站:http://tears2009.pixnet.net/blog

 

515(六)  「眼淚」特映會

入場時間:2010年5月15日  晚上 18:30 ◎鄭文堂導演 出席映後座談
地點:相思寮星空影埕 (鄰長家稻埕)
彰化縣二林鎮萬合里2鄰太平路2巷5號(相思寮入口處第一戶)
其他事項:會場備有餐點,請自備環保碗筷。

 

516(日)  二林王功導覽

早上10:00~12:00:二林相思寮、中科四期預定地導覽
下午 14:00~17:30:王功漁塭與芳苑畜牧導覽

交通:需自備交通工具或安排共乘
住宿
:喜樂保育院(二 林鎮太平路600號) (晚上門禁10點半)
線上報名:http://spreadsheets.google.com/viewform?formkey=dDZUOU92TUhHUURlUm93Z3NZQXhqZXc6MQ

 
更多訊息:相思寮後援會http://miss-community.ning.com/

3/16 中科四期,血淚科技:一場踐踏農漁生存權的虛假科技夢

三月 15, 2010 1 則迴響

時間:2010316 ()  14:00

地 點:立法院中興大樓 103

出 席:相思寮農民、王功漁民、二林農民、中科三期后里農民、林淑芬立委

中科三期因「健康風險評估不實」而掀起的廣大社會抗爭未平,中科四期竟然要在「完全未做健康風險評估」、 環境爭議不斷、又無迫切必要的情形下,繼續強行開發!

由環評委員與法院指出的「中科三期與光電產業對中部居民罹癌疑慮」未 解,國科會卻又重蹈覆轍,以廠商建廠急迫性與擴大光電產業群聚規模為由,開發二林園區。我們質疑:中科四期根本沒有建廠的急迫性,而 且二林區位也不符光電產業聚落的最佳區位,中科四期僅僅圖利單一廠商,卻讓中部居民的居住權、健康權與台灣農漁業永續環境付出無可挽 回的血淚代價。

中科四期:無意義、無效用、破壞台灣環境

全台科學園區聞置用地尚有253公頃,國科會為了開發科學園區已負債上千億,如今不 思如何好好利用已開發之土地,尚要開發631公 頃的四期二林園區?簡直是浪費公帑與國土資源的惡行。

國科會強調中科四期開發時程具有急迫性,因為廠商「即時」建廠量產的商機、「只要落後一年,就可能OUT」(開中部科學工業園區第四期(二林園區)發計畫與細部計畫書,頁2-5),但國科會對於友 達動工時程,上月說99年 動工(國科 會-保留相 思寮評估報告), 隔月又說友達100年 動工 (國科會-中 科四期開發計畫時程等相關資料),若 真如國科會自己所言,廠商投資一年都等不得,國科會為何對於友達開發時程說詞反覆?再加上友達后里園區原先預定於98年裝機試產,至今連工 廠都尚未完工,何來建廠急迫之說?

按照國科會的規劃,二林園區主要是做為光電產業聚落發展之基地,然而國科會為光電產業規劃了214公頃的土地,其中友 達單一廠商就佔了200公 頃。況且,目前核淮在二林園區開發的廠商僅有3家, 除了友達之外,雖外兩家皆與光電產業無關,可見二林園區假藉產業發展為名,實則獨厚單一廠商。為何友達不至閒置土地尚有200多公頃且已經形成光 電群聚的南科投資,更可獲得產業群聚的上下游交易與產業創新競合之效?可見二林園區開發全然不具國土資源配置的合理性與產業群聚的真 實需求!

中科死期:毒農田、滅漁業、大家啃面板?!

在種種不合理、不科學的開發說詞之下,中科四期倉促動工,將嚴重破壞台灣中部居民的生存權利與聚落紋理。中 科四期的廢水放流至農田中,將台灣中部千頃糧倉化為毒田,沿海地區養殖出毒牡蠣、毒石斑、毒九孔;科學園區為了工業用水,強制關閉農 田灌溉水源,田地即便不受汙染,也因缺水而被迫休耕。

而中科四期基地上的農業聚落相思寮,就算與廠商所欲利用的土地範圍及開發時程毫無衝突,卻將因「農 業聚落與科學園區意象不符」的理由遭到強制搬遷,國科會不但以「意象不符」這種歧視農民、全無科學理性的語言進行空間規劃、迫遷農 民,更以相同理由強行違反科學工業園區設置管理條例第15條之規定:「…園區得劃定一部分地區作為社區,配售與園區內被徵收土地或建物之原所有權人供興建住宅使用…」,不願給予相思寮居民在科學園區內優先承買土地的權利,我們實難相信這樣的行政機關 有何智慧與品德帶領台灣產業升級。

國科會在規劃報告中再三強調「中科不動工,將影響台灣面板業全球布局」,但若台灣 面板業獲利的代價,是中部居民罹癌、農產品染毒、沿海成為死海,我們要這樣的產業何用?在國土復育聲浪上漲的今日,讓台灣 西部優良農漁生產區域佈滿科學園區是應有的科技產業政策嗎?興建中科四期,台灣人民僅僅得到一個模糊而誇大的科技產業願景,卻 失去了賴以維生的土地與農業,國科會身為國家行政機關,有責任給台灣人民更優質的生活環境,為何推出一個欺上瞞下、疑雲重重的中科四 期開發案,顯有瀆職嫌疑,應當立即停止動工!

新聞連絡人:林樂昕 0922-696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