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環評會議’ Category

[新聞稿]中科廢水排哪裡?馬總統您要毒哪裡? 五條排放路線 毒害您曾深受感動的大城濕地

九月 20, 2011 發表留言

中科管理局針對中科四期(二林園區)放流水排放方案提出變更環差,規劃五條放流水專管路線,但不管哪一方案,都是排放入濁水溪的出海口,嚴重污染大城濕地。環評專案小組會議將於週五(9/16)審理此項變更案。地球公民基金會、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反中科搶水自救會、芳苑反污染自救會、台灣農村陣線、全國青年反國光石化聯盟,還有彰化的農漁民代表,將於週五(9/16)早上10:30集結於環保署會場外,要求環保署應捍衛環境,否決中科管理局將毒水排放入濁水溪出海口,並且要求馬總統,應重視他曾表示「深受感動」的濁水溪出海口——大城濕地,重新檢討中科負債且閒置率高、搶水、圈地、又排放毒水污染的不當政策。

國際級濕地威脅不斷 拒絕中科廢水汙染

2009年環保署不顧尚有多項爭議未解,彰雲地方居民強烈反對,以19項附帶條件,強行通過中科四期環評結論。當時由於環保署首開先例,在放流水排放專管的路線尚未定案的情況下,即強行通過環評結論。今天彰化的農漁民代表與數十位青年在環保署前演出行動劇,要求馬總統正視中科對大城濕的的危害。在馬總統宣布不支持國光石化在彰化開發之後,大城濕地的威脅並未解除,中科四期廢水爭議至今再度浮出水面,中科管理局針對中科四期(二林園區)放流水排放方案提出變更環差,依據行政院長吳敦義在中科四期環評審查期間指示的海放3公里方案,選擇濁水溪出海口,規劃五條放流水專管路線,但不管哪一方案,都是排放入濁水溪的出海口,嚴重污染馬總統曾「深受感動」的大城濕地,對彰雲地區的水資源與白海豚形成嚴重的汙染威脅。

中科環評草率通過 濁水溪百年浩劫

中科四期在選址時即備受爭議、問題重重。用水方面,短期與長期用水擬向溪州鄉莿仔埤圳調度農業用水,遭到溪州農民發起反搶水抗爭;中科四期預定地則強制徵收農地,使相思寮居民遭受到迫遷,至今問題猶未解;廢水則擬排放至濁水溪出海口大城濕地,形成中科四期在濁水溪上游搶水、中游圈地、下游汙染,提供台灣糧食生產命脈的濁水溪面臨百年浩劫,命在旦夕。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陸詩薇指出,依環評法的精神,若一階環評仍有重大爭議,應進入二階環評,當初環保署強渡關山,硬是通過一階環評,是致命的錯誤。陸律師進一步表示,亡羊補牢,猶未晚矣,環保署應主動撤銷中科四期原環評結論,將全案進入二階環評,重新檢討中科四期開發案的適宜性。

科學園區負債千億 立即停止浮濫開發

台灣科學園區債台高築,科學園區作業基金負債已高達一千兩百四十二億餘元。根據《商業週刊》 1191 期在〈三大科學園區負債 一百年還不完〉的報導中指出,竹科、中科、南科三大科學園區未來每年盈餘估計均為十億元,那這筆負債,需要一百二十四年才能償還完畢。反中科搶水自救會成員陳慈慧表示,科學園區對於進駐廠商祭出超低租金優惠、五年免稅等政策,中科四期的土地租金每平方公尺只要0.88元,政府大花公帑浮濫開發科學園區,出租率卻極低,造成到處都有閒置蚊子園區。政府舉債以超低價格徵地,再拿人民納稅錢補貼廠商,枉顧環境永續與人民生計,浪費全民自然資源與政府預算,應重新檢討中科負債且閒置率高、搶水、圈地、又排放毒水污染的不當政策。

新聞聯絡人:

反中科熱血青年 林明樺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陸詩薇

990901中興新村高等研究園區環評審查意見(張豐年醫師)

九月 16, 2010 發表留言
中興新村高等研究園區開發計畫環境影響說明書
專案小組初審與會意見(99-9-1)
台灣生態學會 台中市新環境促進協會 張豐年

1.建議先擱議本案,待能通過政策環評、全方位之總量管制考驗後再審,理由在於:(1)評估開發理當由供給面來決定需求面,中部地區過頭之工業開發已明顯逾越水電資源之負荷,如中科前四期皆已硬闖成功,反之攸關水資源之大安大甲溪水資源聯合運用、大度攔河堰、鳥嘴潭人工湖諸案卻還卡在環評、甚未送案,建議該速回頭釐清各供給面,再決定可忍受多少開發。(2)評估供給面更需要導入全方位總量管制之概念,對象除上述水電資源外,尚須涵蓋土地、污染(空氣、水、土)等面向,缺一不可。(3)回頭探討中部地區開發之失控,過往環評委員會雖經民間團體一再抗議卻仍堅持分割審議、各個擊破之放水、護航作為絕對需負最大之責,惟亡羊補牢猶未為晚,切忌一再自誤他誤。

2.應再考量設置本園區之必要性,並調查中部地區諸工業區閒置情形,另提替代方案,理由在於:(1)國內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之各研究機構事實上都已趨近飽和,所缺者應是人員素質或設施之提升,而非如癌症轉移般之到處擴展。(2)研發機構遠離於生產基地難以期待發揮最大效益,以中科本身而言,一期之台中基地已設有育成中心,諸多大專院校皆落腳其處,有必要多此一舉?(3)中部各工業區,甚如中科各基地(如后里、虎尾)進駐率仍甚低,四期二林高達700公頃尚且未見任何建樹,何不先加以利用?(4)各工業區之閒置比率應比已公開之數據為高,且大財團卡地不動、奈何不了之情形亦多曾發生,特別是中科轄區,建議不採官方公布之資料,改以重新至現場調查過之數據為準。

3.萬一評估結果認為無可替代,則該評估如何確保高達261公頃之研發基地將來不致變相淪落至量產?理由在於:(1)當初竹科之成立就是標榜研發,哪料到最後卻淪落至量產,且南科、中科卻也不甘落後,一再比進。(2)261公頃面積不小,園區之後續維護管理光倚賴研發恐難以為繼。(3)萬一淪落至量產,則原先之各種估算,如水電資源、污染、居民健康風險等將大為走樣,難以向當地民眾交代。(4)開發單位之保證不足為憑,如過往中科台中大雅基地污水處理過後之底泥,不僅聯合污水處理廠、連個別廠商之去處皆有問題;另虎尾園區於開發時媒體亦曾報導以廢棄物、污泥墊底之弊端;開發中后里七星基地之路基亦曾見不明之廢棄土。

4.應更詳細說明九二一地震車籠埔斷層於本園區錯動引致之災情,理由在於:(1)不僅斷層本身,周遭之破碎亦不少,甚且在植生綠化後還見再塌陷之情事。(2)高等研究所需之精密設施能否經得起斷層再度錯動?(3)南科光有高鐵經過就需減震措施(曾爆發弊案),此處難不需考慮?(4)謂車籠埔斷層每400-700年錯動一次實為低估,應以最保守情境假設。

5.嚴予評估用水需求及污水處理廠排放之廢水對下游貓羅溪、烏溪農業灌溉用水、規劃中之鳥嘴潭人工湖及大度攔河堰之排擠或衝擊,涵蓋水資源、洪氾、污染等等面向。

6.釐清園區內有幾處為易淹水地區?由何單位擔負起治理之責?已有哪些治理措施?是否與本開發互有衝突?開發後能經得起考驗?

7.規劃之放流水標準雖言生化需氧量(BOD5)及懸浮微粒(SS)分別<25mg/L,提前符合105年之放流水標準,但卻比95-7-31中科七星環評結論分別低於10mg/L之要求為寬鬆,不進反退?

中科管理局 動員包商員工到環保署支持開發!?

九月 2, 2010 發表留言

8/31 樂生、中科三期,我們來交工

八月 28, 2010 發表留言

各位朋友:

最近中科三期的環評放水闖關事件,想必讓大家群情激憤;同樣令人生氣的,是三年前就被承諾要原地保留的樂生院,竟然被捷運局以「工程安全」為由,要請院民「再次搬遷」。政府對待土地、對待弱勢人民的態度總是如此草率、反覆、謊言連篇,從三年前到今天都是如此。至此我們看見,這個政府不再值得被信賴,所有的正義與幸福都要靠自己的雙手去爭取!

所以這一次,我們不要再猶豫、不想再忍耐: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與青年樂生聯盟共同敬邀大家站出來,8月31日上午9:00譴責捷運局蓋壞捷運機廠、反而要求院民搬遷的荒謬戲碼;下午14:00一起移師環保署,共同監督環評大會不准亂搞,堅決反對破壞農民與土地健康的中科三期工程。

8/31在此徵求一同裝扮囚犯的學生!爭取民眾進入會場、參與旁聽的權利!

八月 28, 2010 發表留言

在8/25當地農民歷經旅途勞困、千里迢迢從后里來關心中科七星案,卻被如此對待,不由分說,許阿伯:「根本就看不起我們農民!像被犯人一般對待!」(細節請見最後文字。)

為了抗議環保署對於民眾參與的刁難,我們發起了學生囚犯進環署活動,想藉以抗議環署如此踐踏農民的尊嚴、要求公民參與的真正落實!

在此徵求一同裝扮囚犯的學生!爭取民眾進入會場、參與旁聽的權利!

地點:環保署門口(捷運西門站,二號出口往貴陽街方向)

日期:8/31下午一點(兩點為中科三期環評大會)

必要:請著黑色或白色衣褲,屆時將準備黑白膠帶以著裝。

非必要:若有藍白拖,也請穿戴,更增加犯人真實感。

報名請聯絡:裕穎 scaftop@gmail.com

8/25中科三期第八次初審會議,旁聽、發言程序:

1. 開會在四樓,一樓同步視訊給已報名的民眾參與

(你沒有事先報名,連旁聽都別想)

2. 雖然四樓仍有座位,仍不准農民上來一同旁聽討論過程

(就算你報名了,也請坐在一樓,以免干擾專家們的開會。)

3. 等到發言時由主席叫號,登記發言者被帶到四樓,發言完馬上帶回一樓旁聽室,全程由警衛帶領。

(發言完了,民眾參與的程序跑完了,專家要開會了,民眾請回一樓旁聽室。)

刁難民眾旁聽,更由員警層層看管環署入口、樓梯進出口,把旁聽民眾像罪犯一般被使喚,從此可知專家優勢心理作祟、拒絕當地民眾進入會場旁聽,所謂公民參與對環署只是跑程序罷了。

8/31中科三期環評大會

八月 27, 2010 1 則迴響

8/31(二) 14:00 中科第三期七星農場於環保署下午兩點召開環評大會。請各位一同來關心此議題,此案爭議尚多,應要求進入二階環評更加嚴謹審查,落實在地公民參與!

[轉載]中科三期環評人民健康的謎

八月 27, 2010 發表留言

作者:國立台灣大學 周晉澄教授

2006年中科三期環評急就章通過,留下基地安全與人民健康未決爭議。后里居民不甘身心與田園受迫,循著台灣民主王法依行政程序補救,當行政不行就由司法最後仲裁。可是衙門指令也動不了行政獨大的台灣新五權分立施行,即使是定讞的最高行政法院判決,官員依然自我解釋,看來台灣新憲政正循著回復到王朝時代的軌跡進行。

健康風險是引發環評疏漏的主因,然這只不過是其中的一項理由而已,還有太多未決的問題。環保署最近就健康風險另擇專家會議解釋爭議,我是當年的環評委員,也是此專家會議的委員。環評書件要求真實與充份,以現狀評估未來。本案一直未決的問題是用了多少有毒的化學物質,因為一旦啟動後,將引入後續的毒害影響。高科技產業不是低污染或無毒的,用了新的特殊化學物質,將有新的危害產生。不過多數的這些物質並未列管,讓這些廠大量的使用與排放,拿鄰近的居民當白老鼠,台灣在這方面爭第一,是夠大膽的。

中科管理局在8月17日專家會議上提供駁斥報載學者無法取得廠商使用化學物質完整清單是有違事實,宣稱廠商已提供完整原物料清單之聲明。這個爭議在過去相關會議與聽證會都曾提過,健康風險評估報告也曾載「某些特用化學品因其專利特性,中科廠方有相當的難度要求原料供應商提供完整資料,將限制危害性鑑定之完整性」等,企圖以不實的資料影響評估者之判斷。不完整的資料如何有適宜的評估結果?對民眾的影響也將如動物實驗測試後才知道毒害一般。

目前基地有新進駐廠商,須再採樣分析評估。99年6月提供七星B廠僅用三個化學物評估健康危害,然檢測圖譜顯示有多種物質未列入評估,經我要求後,增列八種檢出評估物質。這些新增物質多數排放量均高於原先三者,為何遺漏這麼多呢?這只不過是少數我可能驗證的資料而已,其他呢?是故意還是品管有問題!新增物質中有兩種A廠亦有排放,風險必須更新。然更新後的多數單項濃度與風險比之前小,也就是相同物質排放越多,承受濃度越低、風險變小,無法理解!其他單項的風險是不是也是如此?換句話說,所有估出的風險恐都有很大的疑問。

各方質疑廢水排放危害著墨太少,是健康評估不足遺憾,因此緊急在三天內補做排放水分析。有委員表示有些關切物質「沒測到」,是方法不對、採樣分析不足,還是「用比自來水還乾淨的水來評估,所以風險很低」。讓專家丟出"這報告是大笑話”的評語,其他如放流水流量、呼吸與皮膚暴露影響、對孕婦與胎兒敏感族群影響等,不是與事實不符就是沒有評估,而小孩的致癌與非致癌風險都比成人低,更是令醫學與流行病學專家搖頭。

“不能接受"、”絕不背書”、”基本資料與事實不符”等,該報告被批評得體無完膚,為何可以通過?原因在於環保署的所有選項都是可以通過的,委員被迫選了其中最差的選項。這個選項說明評估結果是不可以忽略的,可以用量化數值模式加以分析,但是否在採取減輕對策的可處理範圍則不確定,需在環評大會審查決定通過前或定稿前或以差異分析方式來確定相關方案與效益。多數專家不熟悉環評會議,健康風險評估報告的更改與再評估內容依上述是可以留待環評開發案通過後變更就可,如此又回到被高等法院撤消的結論般。只不過專家會議沒有法源依據要求必須執行,所以專家是被騙來背書而已,外界還真的以為中科三期健康風險評估報告已審查通過了!

這一頁虛偽的環評寫照已映入下一代台灣人民的腦海中,官商強勢不顧鄉民的負面教育已給了台灣所有弱勢者立即迎面的衝擊,也是我們過去一再的縱容才有地方與中央蠻橫的圈地發生。這種不保護環境與國人的官僚要剷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