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Posts Tagged ‘吳音寧’

農民沒水眼淚灌溉/溪州農抗議 中科買水滅農

五月 30, 2011 發表留言

〔記者邱燕玲、阮怡瑜、湯佳玲/綜合報導〕

數十名彰化縣溪州鄉農民昨日北上立法院陳情指出,中科四期預計調度使用農業用水計畫,每天將調度農業用水6.65萬噸,將使當地農業用水更加不足,要求立院凍結相關工程預算。(記者廖振輝攝)

彰化縣溪州鄉農民昨與台灣農村陣線,在立法院大門口手舉「農民沒水,眼淚灌溉」布條,抗議中科買水滅農,要求凍結中科四期調度農業用水工程預算。

出身溪州鄉的作家吳音寧指出,彰化農田水利會以每立方公尺三.三元的代價,撥用集集攔河堰每天六.六五萬噸的農業用水,給中科四期作為中期用水,「農業灌溉用水都不夠了,農田水利會竟還要賤賣水給中科!」

吳音寧說,中科管理局委託彰化水利會耗費二十一億元,沿著溪州最重要的灌溉水圳,即具有百年歷史、溪州鄉的命脈「莿仔埤圳」,開挖堤岸道路埋設輸水專管,管線長達二十四.五公里,穿越溪州、埤頭鄉,埋管工程定七月動工,便將對沿線居民生活造成衝擊。

吳音寧表示,彰化農業用水每日需一百七十萬噸至二百多萬噸,目前自集集攔河堰每日調度九十多萬噸用水,缺水率高達六成七,濁水溪灌溉引水已是「供四天,休六天」,彰化農田水利會卻同意調撥每日六.六五萬噸的農業用水給中科四期。溪州農民包萬添拿出溪州因今年缺水而乾枯的稻子表示,農田缺水不只是今年,自集集攔河堰設立後,溪州鄉十幾年來的灌溉用水都是供四天停六天。

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表示,彰化農田水利會以每立方公尺(每度)三.三元的代價,低價賣農業用水給財團,比民眾每度水要花十元還便宜!

民進黨立委田秋堇、林淑芬、翁金珠等人昨也到場聲援。溪州鄉農民與台灣農陣在現場高呼「中科搶水,到此為止!」「蓋頭鰻不知死活!」要求立院凍結中科四期調度使用農業用水計畫工程預算、中科管理局應重提中科四期用水計畫、中科四期調度使用農業用水計畫工程即刻停工、水利署應立即重新檢討中部地區水資源整體運用。

彰化水利會總幹事林永傳表示,該會係配合政府重要經濟建設,才決定在不影響農業用水的情況下,調配水源至中科,因農業灌溉用水並不是二十四小時隨時滿載,這些水源若未使用,也會直接由大排流入海中,若能透過調配使用,供水給中科,就不會浪費水資源。

林永傳也強調,水利會一定會以農業灌溉用水為最優先,不可能將水供給中科,造成農民沒水可用。

國科會園區協調小組參事董良昇說,彰化農田水利會有責任向農民說明清楚用水方式及日後賣水給中科所得後的經費用途;另外彰化農田水利會採粗放式大區灌溉,如果能改以精緻式灌溉即可達到節約用水,足以提供中科二林園區使用。

(轉載於2011-5-25自由電子報: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may/25/today-life7.htm)

廣告

戳破限水休耕的神話 ◎ 吳音寧

五月 30, 2011 發表留言
  • 2011-05-10   中國時報【吳音寧】

     立夏了,春雨卻姍姍來遲。日前彰化、雲林、南投農田水利會的會長及代表等數十人,齊赴鹿港鎮龍山寺舉行祈雨儀式。大夥拿香朝天拜,祈求神明賜雨水。這幕戲,透過電視播放,透過報紙刊登,看在缺水灌溉的農民眼中,簡直可笑、荒唐又備覺辛酸。

祈雨者是些什麼人?是掌握農業灌溉用水的當權者,其權力,透過灌溉渠道遍達所有農地;水在他們手裡。依《水利法》應優先將水供給「家用及公共使用」,再來是「農業用水」,第三順位是「水力用水」,之後才是「工業用水」,但多年來,用水順序有照規定嗎?法令擱著,對政府「依法行政」的諷刺。這諷刺迫使《水利法》補了個「例外」,規定:「前項順序,主管機關對於某一水道,或政府劃定之工業區,得酌量實際情形,報請中央主管機關核准變更之。」於是,工業區「得」優先。

為什麼工業用水得以優於家用、農用、公共用水?以這次彰、投、雲三縣農田水利會聯合祈雨為例,會長們彷若替農民同感憂心,表示「再不下雨,稻米產量恐砍半」、「濁水溪水源枯竭,目前集集攔河堰入流量只有十五CMS(每秒一立方公尺),彰化水利會僅分配到十一CMS,缺水率近六七%,已達一級旱災」、「農民都『剉咧等』……」,但是,事實是這政府太習慣、太嫻熟於說一套,做一套了。

貌似體恤農民的祈雨背後,彰化農田水利會,正在做的是代為發包一個預算都還沒有通過的廿二億的工程,名為「中部科學工業園區第四期(二林基地)調度使用農業用水計畫工程」,預計從已經嚴重缺水的集集攔河堰,每日再抽出三萬噸水賣給國光石化,六.六五萬噸水賣給中科四期。國光石化確定不蓋在彰化後,此條長達二十四.五公里,配置深達五米、廣達數十公頃的水泥沈沙池的越域引水計畫,卻沒有重新檢討的跡象。「農田」水利會最大的職責,不是在確保農田有水灌溉嗎?什麼時候卻成為「轉運站」,主要在調度農業用水去給工業使用?

為什麼春雨不來,山林乾旱,蟲魚植物枯竭死去,農田乾旱龜裂彷若農民皺起的臉,政府限水、停水的通知不停發出警告,但是全台大型工業區日夜轟隆隆的運轉,一秒、連一秒都不用停、不可停–那從集集攔河堰、從台灣這座小小島嶼遍佈各水源頭至今密集興建的八十四座水庫,攔截生命之水,專管,長距離,廉價出賣給資本家的水,可是點滴都被嚴密保護著,必須確保「穩定供水」。

而專管送水給一處處、越來越多的工業區後,河床枯竭揚塵、飛沙走石形成沙塵暴、魚蝦貝類等生物滅絕、植物也渴死了、水田原本像濕地具有調節及涵養地下水的功能,當農業用水被奪取,這功能也沒了,徒叫無水可耕的農民領取「休耕補助」。無水灌溉,哪來農業?沒有農業,就沒有糧食,沒有糧食,人如何存活?水就那麼多,或說就那麼少,總量是一定的。當農田水利會長對媒體表示,目前農業用水缺水率達六七%,轉個身,面對農民質疑:那怎麼還有農業用水可每日調撥六.六五萬賣給中科?面對學者專家提出,若調度農業用水去給中科,恐將影響沿線將近一萬公頃農田無水可耕。農田水利會卻端出笑臉保證,不會、不會影響?怎麼有辦法將自欺欺人的謊言講得如此順溜?

人類及所有動植物賴以存活的淡水僅佔地球總水量的○.六五%,就這麼循環著,分配來分配去。重點在於,這樣袒護少數階層的分配,合理嗎?對人民是好的嗎?對環境是好的嗎?是該戳破謊言並大聲質問的時候了!(作者為作家,著有《江湖在哪裡?》)

(原文刊載於中時電子報: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1051000447.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