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大埔’

7/16 農民重返凱道

七月 4, 2011 發表留言

捍衛土地正義 守護糧食安全 永續水資源

[連署] 716土地正義,我們站在一起:請連署支持停止浮濫徵收農地、土徵法立即修法

各位關心台灣農村的朋友,捍衛農鄉聯盟與台灣農村陣線懇請您,716、717與農民一起重返凱道,捍衛土地正義。

去年的717,大家和來自大埔、相思寮、灣寶、二重埔、璞玉、土城等面臨土地徵收的農民,一起夜宿凱道,要求「圈地惡法 立即停止」。並且在凱道上種滿了「凱稻」,大家一起把被怪手鏟平的田「種回去」。

一年過去了,散布在各地的「凱稻」,在農人殷勤地呵護下,已經收成了兩次。而捍衛土地正義的民間力量,一年來也不曾停歇,各地反徵收自救會連結成更堅實的捍衛農鄉聯盟,民間版土地徵收條例修正草案也已經出爐。

相對於民間力量的努力,一年來政府的表現卻是刻意推諉怠惰。兩個去年政府宣稱已圓滿解決的徵地個案,大埔與相思寮,目前都還有農民仍面臨迫遷的處境;行政院長吳敦義與內政部長江宜樺去年承諾要推動修法的土徵條例,行政院至今尚未提出政院版的修正草案。

在土徵條例修法推延的同時,二重埔徵收案已經進入到細部計畫公開閱覽的程序,璞玉計畫也通過新竹縣都委會的審議,送至內政部都委會審查,各地徵收農地的進程不曾停止。

今年除了農地徵收外,春天的一場大旱,則凸顯政商聯手搶奪農業用水的危機。從新竹比麟水庫的興建,到美濃水庫與吉洋人工湖的死灰復燃,乃至於中科四期違法調度濁水溪僅存的農業用水,新一輪政商向全民搶水的水資源大戰隱然成形。

隨著國際油價持續上漲及氣候異常加劇,糧食危機是步步進逼。各位朋友,土地的不正義,就是社會的不正義;農村的危機,就是全民的危機。捍衛農鄉聯盟與台灣農村陣線懇請您716(六)、717(日)與農民一同重返凱道,捍衛土地正義。

716-717農民重返凱道 捍衛土地正義行動:

716(六)

  • 17:00-18:00 土地與餐桌─城鄉鬥陣行動:各徵收區農特產、爆米香
  • 18:30-21:30 徐世榮、彭明輝、徐進鈺、鍾永豐、廖本全、詹順貴、蔡培慧、蔡晏霖、曾旭正、李丁讚、農村武裝青年(陸續增加中)、…等公共知識分子與樂團聲援短講、演出。
  • 22:00-24:00 大樹腳論壇:農地徵收、糧食安全、水資源主題論壇
  • 24:00-清晨 夜宿凱道

717(日)

  • 06:00-09:00 凱稻向陽:凱道曬稻穀,宣示捍衛土地正義、守護糧食安全、永續水資源。

土地與餐桌─城鄉鬥陣行動

  • 713(三)-715(五)台北市捷運站發送各徵收區農產品

最新行動訊息請見:

【重要! 敬請協助轉貼】

八月 3, 2010 1 則迴響

各位朋友:

土地徵收與中科三四期的司法裁決被官商說法扭曲,

懇請大家幫忙,以理性和平的方式協助澄清,

透過臉書、噗浪、推特、PTT…等管道轉貼以下訊息:

—————————————————————————————-

【重要! 敬請協助轉貼】

1.在土地徵收這部分,吳敦義著實口惠而實不致,對外說以地易地,地方政府並未積極與大埔協調,實際上仍然繼續擴大徵收。

2.由於台北高等行政法院 ,裁定中科三四期停科工,導因於環評過程未落實。行政部門避談環評疏失,反而把責任推給農民抗爭。此一轉移是極為政治的,讓農民承受反商的壓力。如后里農民馮村長所言:我們不是反中科,而是反中科亂搞。

搶救相思寮 大埔悲劇不要重演

七月 22, 2010 發表留言

(小真/相思寮第三代)

最近大埔農地徵收事件鬧得沸沸揚揚,我阿公阿媽在彰化二林相思寮的古厝,也因中科四期的圈地開發被徵收,今天(七月二十二日)是政府限相思寮遷移的最後一天。

我是相思寮的第三代,雖然我不在相思寮長大,但每當被問到是哪裡人時,我總是下意識的回答:「彰化二林的相思寮。」

我的父母年輕時離開故鄉,就像許多當時台灣的年輕人,到台北打拼工作,然後成家立業,即便人在異地,他們從不曾忘記故鄉,更不曾忘記告訴他們的孩子,我們的真正的家在哪裡。還記得小時候懂事起第一次回相思寮,我曾經這樣問父親:「這裡是哪裡?」父親帶著驕傲的神情告訴我:「迦丟是阮诶厝啦」(這裡就是我們的家),那時候的我還不知道它有個美麗的名字叫相思寮。

小學畢業前,我以為每個同學的故鄉都像我的故鄉一樣美。每次回鄉,坐在父親的車裡,看著前面的車輛一台又一台呼嘯而過,我總猜想會有誰注意到只要在這裡稍微停下、轉彎,轉彎後就是一片世外桃源?我以為大家的故鄉都會有個三合院,三合院裡什麼都不缺,紅磚瓦、竹子林要比台北的水泥叢林還可靠;三合院裡有雞有牛也有鴨,台北的同學要到動物園才體會得到的樂趣對我來說卻是在自然不過;三合院的每個人善良熱情,有台北人所沒有的溫暖。我吃阿公種的稻米長大,因為看過太陽底下阿公彎腰插秧的背影,我知道為什麼粒粒皆辛苦,颱風過後菜價飆漲的時候,我卻有吃不完的蔥蒜、高麗菜、菠菜、小白菜、絲瓜……。。過年尤其熱鬧,我沒有台北過年節的經驗,我的過年就是在阿公的鞭炮聲裡起床、跟著阿公貼春聯、到神明廳跟祖先問安,再跑到廚房試著自己起灶,卻弄個灰頭土臉只好摸摸鼻子溜到後院看阿嬤宰雞……. 整個相思寮就是我的遊樂場,年年復年年,我從沒想過習以為常的這一切會有消失的一天。

在相思寮這片小小的土地上,承載的不只是我的童年、我的回憶,它擁有的是我們祖孫三代人共同的感情。眼看著這片土地即將被掛著以發展為名的洪水猛獸所吞噬,大環境竟不能容許這小小一方天地過著屬於他們的太平日子。

原本可以安穩渡過晚年的阿公阿嬤,看到他們老邁的雙手舉起抗爭的白布條,大喊口號時,是怎樣無奈的心情,看了讓人好心疼。更讓我不懂的是,明明國科會已經做出保留相思寮的評估方案,只要多花一些時間改變原來的規劃設計,就不用迫遷農民與徵收農地,為什麼政府不能體恤農民,朝著科技與人文雙贏共存的替代方案去努力?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全台閒置工業區 兩千餘公頃

七月 21, 2010 發表留言
【聯合報╱記者曾懿晴/台北報導】2010.07.21 03:25 am

台灣農村陣線表示,全台還有兩千兩百六十三公頃的閒置工業區,科學園區聞置用地也達兩百五十三公頃,呼籲各地縣政府妥善利用閒置地,並暫停現行農地徵收作業,重新評估農地徵收的必要性。

台灣農村陣線表示,苗栗縣政府為開發竹南科技園區、後龍科技園區,強制徵收大埔、灣寶近兩百公頃農地。新竹縣政府因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欲徵收竹北、芎林一帶近四百五十公頃農地,還以竹科三期用地為名,規畫徵收竹東二重埔四百四十公頃農地,竹科放棄三期開發後,縣府執意變更為客家農業休閒專用區,使當地居民卅年來遭到限制遷建。

而台中后里、彰化二林相思寮因中科三、四期開發,導致居民面臨土地遭徵收、科技業汙染農業等問題。

台灣農陣指出,全台閒置的工業區生產基地多達兩千兩百六十三公頃,其中科學園區聞置用地還有兩百五十三公頃,政府進行重大開發案時不未妥善利用閒置地,反在各縣市徵收農地、進行新的開發,使農民淪為土地徵收下的犧牲者。

苗栗竹南大埔、竹東二重埔、苗栗後龍灣寶、竹北璞玉、彰化二林相思寮等自救會,共同呼籲政府應停止濫用行政權力強制圈收農地,以徵收手段侵害農民居住、生存權益,使優質農地淪陷為工業用地。

工業園區 犯罪溫床

七月 17, 2010 發表留言

轉自2010年07月16日蘋果日報: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664997/IssueID/20100716

科學園區的設置,往往淪為政商炒作的工具。圖為新竹科學園區銅鑼基地。資料照片

不問名稱是科學園區或工業區,其設置與否與如何選址,原本應該有客觀的基準與做專業的評估,但為何從中央到地方,問題竟然層出不窮,甚至成為犯罪溫床?

此次多達四名資深司法官及二名中間人罕見全被收押禁見的何智輝行賄案,目前大家熱烈討論的焦點,都在其實早已是老生常談的司法風紀問題。但其背後因素-土地炒作的問題,仍少見著墨。何智輝把農林公司位於苗栗銅鑼的土地,透過黨政關係向國科會施壓,硬塞給新竹科學工業園區,設為「銅鑼基地」。先後爆發何智輝貪污案與受理審判的法官收賄案;相同場景,和信辜家為了解套日益困窘的財務,也用高達四億多元代價,行賄當時新竹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長李界木與陳水扁總統,逼使國科會必須編列鉅額公帑予以先租後購其名下企業位於龍潭的土地,成立「竹科龍潭基地」。

後者,我們清楚知道花費高達100億餘元的人民血汗錢;前者,閒置迄今,涉弊的300多公頃土地徵收款與地上物補償金,浪費的金額,恐怕也不遑多讓。我們不解的是,全銜為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的國科會,不是應該最講求科學專業?怎會毫無專業原則可言?表面上國科會都會自訂一個遴選辦法,但印證竹科的宜蘭城南基地(需徵收私有的農地,逾基地面積三分之二)、中科三期的后里基地(不符區域計畫、影響農業安全與居民健康風險、環評被撤銷)、中科四期的二林園區(不符區域計畫、影響農業安全、徵收私有特定農業區土地,居民爭訟中),一再引起重大爭議與抗爭,如以國科會自訂的遴選條件檢視,幾乎都有矛盾不合之處,但為何仍能雀屏中選?背後是否都存在著政商關係與地方金權派系角力的影子?令人玩味。

中央已然如此,地方政府更任意藉經濟發展之名,動輒打著編定工業區(如苗栗中平工業區與後龍科技園區)或新訂、擴大都市計畫(台北縣土城彈藥庫擴大都市計畫、苗栗竹南大埔的竹科竹南基地週邊特定區計畫、新竹竹東二重埔的竹科三期特定區計畫與竹北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特定區計畫、台中縣后里擴大都市計畫等等)的旗號,強徵弱勢農民賴以維生的農田,炒作土地。

縱令許多學者專家一再垢病,但因利之所趨,仍然層出不窮。發生這麼多弊端,加上近來這起發生在苗栗縣竹南大埔的徵收事件,為了逼迫農民就範,縣長劉政鴻不惜動用大批員警與怪手毁田剷稻,此一觸犯華人文化習俗大忌的殘暴行為,已讓近千名農民忍無可忍,決定在7月17日到總統府前的凱道守夜抗議。如果馬英九總統選前到農民之家的「long stay」,不是台語的「攏是假」,就不應在農民分別於6月23、30日二次北上總統府陳情後,仍只顧著到台東花國務機要費二萬元向陳樹菊女士買菜,錦上添花一番,而對這些農民的遭遇視若無睹,以致於變相鼓勵劉政鴻一次次採用更激烈手段報復抗議的農民。

馬英九不只應該站出來給個說法,更應該好好責令行政院立即修訂浮濫的土地徵收制度,並整飭國科會與經濟部工業局訂出明確的產業政策、嚴謹的園區設置條件與選址基準,並嚴格遵循,以杜絕不法政商關係與地方金權派系介入其中上下其手。否則,忍無可忍的人民,一定會更大規模的走上街頭,討回公道!

詹順貴/律師,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環境法委員會主任委員

農民反粗殘徵收聯合宣言:一方有難,八方來援!

六月 23, 2010 1 則迴響

轉載自小地方新聞網 http://www.dfun.com.tw/?p=27870

[連署] 反竹南科學園區擴大 徵收案連署

大埔自救會、灣寶自救會、二重埔自救會、相思寮後援會、台灣農村 陣線  共同宣言

從二重埔到相思寮、從相思寮到灣寶、從灣寶到大埔,開發主義的幽靈,不斷迴盪在我們的上空!每當政府宣示要打拼經濟的時候,每當財團聲稱要擴大投資 的時候,幽靈駕駛的怪手就會一台台開出,摧毀我們的土地,糟蹋我們的五穀,威脅我們的身家,破壞我們的家園。近年來,各地強徵農地的案例層出不窮,種種事 實顯示,農民已經退無可退了。因此,我們今日聚集起來,就是要向社會宣告:我們將會團結抵抗,奮戰到底!

(左上)二重埔(右上)相思寮(左下)苗栗大埔(右下)灣寶,聯合為農民與農地的未來打拼。

沒有米,怎麼果腹?沒有鄉村,怎麼有都市?台灣社會的根基在於農村;農村是我們的來處,也是我們的去處。我們的祖先篳路藍縷以啟山林,替台灣奠定富 饒的基礎。台灣的農村,一向是社會堅強的後盾,更是茁壯的土壤。

事實上,我們農民已經替台灣社會犧牲太多太多,只為換取進步或現代之名。日本政府強逼我們把甘蔗繳會社,國民政府強逼我們拿稻穀換肥料。政府說要 「農業扶植工業,工業回饋農業」,卻從來只有落實一半。台灣的經濟發達了,物價全面上漲,唯獨米價不漲!台灣社會前進了,卻遺忘了它的來處!我們真的是用 血淚在餵養社會;社會越富裕,農民越貧窮。為了開發,多少的血淚只能往肚子裡吞!為了所謂「進步」,多少個夜晚只能暗自哭泣!

1990年代台灣為求加入WTO,不斷壓抑農業,農地被迫休耕;2000年農發條例修正通過以後,農地種起別墅;2010年產創條例通過以後,農地 餵飽財團。過去,政府剝削我們的勞動和作物;現在,政府和財團聯手奪去我們的農地和身家。在不公平的遊戲裡,農民甚至失去最基本的生存權。發展的大旗閃閃 發亮,明明灼灼,都是由農民的苦難所點綴。我們在此沈痛地呼籲政府,終止浮濫的土地徵收。土地作為最珍貴的資源,必須公平管制、合理使用,不可獨厚財團。

我們頭頂上的幽靈不斷盤旋,張牙舞爪,時時要吞噬我們。因此,我們覺悟到,除了團結,我們一無所有。我們必須團結,因為我們其實面對同樣的困境。我 們必須團結,因為我們要守住祖先的基業。我們必須團結,因為我們要保衛我們的家園。如果我們不團結,那麼,大埔的米粉將不再飄香;二重埔的泉水將不再流 暢;灣寶的西瓜將不再甜香;相思寮的碗粿將不再彈牙;農民的生存將無所依憑。

「團結真有力!同胞需團結!」前輩的告誡猶言在耳。大埔、二重埔、灣寶自救會、相思寮後援會、台灣農村陣線及來自全台灣的人民,在此共同承諾:一方 有難,八方來援!不分晝夜,不分你我!團結到底,直向公平正義!

[竹南大埔]土匪政府搶地懶人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