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相思寮’

7/16 農民重返凱道

七月 4, 2011 發表留言

捍衛土地正義 守護糧食安全 永續水資源

[連署] 716土地正義,我們站在一起:請連署支持停止浮濫徵收農地、土徵法立即修法

各位關心台灣農村的朋友,捍衛農鄉聯盟與台灣農村陣線懇請您,716、717與農民一起重返凱道,捍衛土地正義。

去年的717,大家和來自大埔、相思寮、灣寶、二重埔、璞玉、土城等面臨土地徵收的農民,一起夜宿凱道,要求「圈地惡法 立即停止」。並且在凱道上種滿了「凱稻」,大家一起把被怪手鏟平的田「種回去」。

一年過去了,散布在各地的「凱稻」,在農人殷勤地呵護下,已經收成了兩次。而捍衛土地正義的民間力量,一年來也不曾停歇,各地反徵收自救會連結成更堅實的捍衛農鄉聯盟,民間版土地徵收條例修正草案也已經出爐。

相對於民間力量的努力,一年來政府的表現卻是刻意推諉怠惰。兩個去年政府宣稱已圓滿解決的徵地個案,大埔與相思寮,目前都還有農民仍面臨迫遷的處境;行政院長吳敦義與內政部長江宜樺去年承諾要推動修法的土徵條例,行政院至今尚未提出政院版的修正草案。

在土徵條例修法推延的同時,二重埔徵收案已經進入到細部計畫公開閱覽的程序,璞玉計畫也通過新竹縣都委會的審議,送至內政部都委會審查,各地徵收農地的進程不曾停止。

今年除了農地徵收外,春天的一場大旱,則凸顯政商聯手搶奪農業用水的危機。從新竹比麟水庫的興建,到美濃水庫與吉洋人工湖的死灰復燃,乃至於中科四期違法調度濁水溪僅存的農業用水,新一輪政商向全民搶水的水資源大戰隱然成形。

隨著國際油價持續上漲及氣候異常加劇,糧食危機是步步進逼。各位朋友,土地的不正義,就是社會的不正義;農村的危機,就是全民的危機。捍衛農鄉聯盟與台灣農村陣線懇請您716(六)、717(日)與農民一同重返凱道,捍衛土地正義。

716-717農民重返凱道 捍衛土地正義行動:

716(六)

  • 17:00-18:00 土地與餐桌─城鄉鬥陣行動:各徵收區農特產、爆米香
  • 18:30-21:30 徐世榮、彭明輝、徐進鈺、鍾永豐、廖本全、詹順貴、蔡培慧、蔡晏霖、曾旭正、李丁讚、農村武裝青年(陸續增加中)、…等公共知識分子與樂團聲援短講、演出。
  • 22:00-24:00 大樹腳論壇:農地徵收、糧食安全、水資源主題論壇
  • 24:00-清晨 夜宿凱道

717(日)

  • 06:00-09:00 凱稻向陽:凱道曬稻穀,宣示捍衛土地正義、守護糧食安全、永續水資源。

土地與餐桌─城鄉鬥陣行動

  • 713(三)-715(五)台北市捷運站發送各徵收區農產品

最新行動訊息請見:

【重要! 敬請協助轉貼】

八月 3, 2010 1 則迴響

各位朋友:

土地徵收與中科三四期的司法裁決被官商說法扭曲,

懇請大家幫忙,以理性和平的方式協助澄清,

透過臉書、噗浪、推特、PTT…等管道轉貼以下訊息:

—————————————————————————————-

【重要! 敬請協助轉貼】

1.在土地徵收這部分,吳敦義著實口惠而實不致,對外說以地易地,地方政府並未積極與大埔協調,實際上仍然繼續擴大徵收。

2.由於台北高等行政法院 ,裁定中科三四期停科工,導因於環評過程未落實。行政部門避談環評疏失,反而把責任推給農民抗爭。此一轉移是極為政治的,讓農民承受反商的壓力。如后里農民馮村長所言:我們不是反中科,而是反中科亂搞。

搶救相思寮 大埔悲劇不要重演

七月 22, 2010 發表留言

(小真/相思寮第三代)

最近大埔農地徵收事件鬧得沸沸揚揚,我阿公阿媽在彰化二林相思寮的古厝,也因中科四期的圈地開發被徵收,今天(七月二十二日)是政府限相思寮遷移的最後一天。

我是相思寮的第三代,雖然我不在相思寮長大,但每當被問到是哪裡人時,我總是下意識的回答:「彰化二林的相思寮。」

我的父母年輕時離開故鄉,就像許多當時台灣的年輕人,到台北打拼工作,然後成家立業,即便人在異地,他們從不曾忘記故鄉,更不曾忘記告訴他們的孩子,我們的真正的家在哪裡。還記得小時候懂事起第一次回相思寮,我曾經這樣問父親:「這裡是哪裡?」父親帶著驕傲的神情告訴我:「迦丟是阮诶厝啦」(這裡就是我們的家),那時候的我還不知道它有個美麗的名字叫相思寮。

小學畢業前,我以為每個同學的故鄉都像我的故鄉一樣美。每次回鄉,坐在父親的車裡,看著前面的車輛一台又一台呼嘯而過,我總猜想會有誰注意到只要在這裡稍微停下、轉彎,轉彎後就是一片世外桃源?我以為大家的故鄉都會有個三合院,三合院裡什麼都不缺,紅磚瓦、竹子林要比台北的水泥叢林還可靠;三合院裡有雞有牛也有鴨,台北的同學要到動物園才體會得到的樂趣對我來說卻是在自然不過;三合院的每個人善良熱情,有台北人所沒有的溫暖。我吃阿公種的稻米長大,因為看過太陽底下阿公彎腰插秧的背影,我知道為什麼粒粒皆辛苦,颱風過後菜價飆漲的時候,我卻有吃不完的蔥蒜、高麗菜、菠菜、小白菜、絲瓜……。。過年尤其熱鬧,我沒有台北過年節的經驗,我的過年就是在阿公的鞭炮聲裡起床、跟著阿公貼春聯、到神明廳跟祖先問安,再跑到廚房試著自己起灶,卻弄個灰頭土臉只好摸摸鼻子溜到後院看阿嬤宰雞……. 整個相思寮就是我的遊樂場,年年復年年,我從沒想過習以為常的這一切會有消失的一天。

在相思寮這片小小的土地上,承載的不只是我的童年、我的回憶,它擁有的是我們祖孫三代人共同的感情。眼看著這片土地即將被掛著以發展為名的洪水猛獸所吞噬,大環境竟不能容許這小小一方天地過著屬於他們的太平日子。

原本可以安穩渡過晚年的阿公阿嬤,看到他們老邁的雙手舉起抗爭的白布條,大喊口號時,是怎樣無奈的心情,看了讓人好心疼。更讓我不懂的是,明明國科會已經做出保留相思寮的評估方案,只要多花一些時間改變原來的規劃設計,就不用迫遷農民與徵收農地,為什麼政府不能體恤農民,朝著科技與人文雙贏共存的替代方案去努力?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全台閒置工業區 兩千餘公頃

七月 21, 2010 發表留言
【聯合報╱記者曾懿晴/台北報導】2010.07.21 03:25 am

台灣農村陣線表示,全台還有兩千兩百六十三公頃的閒置工業區,科學園區聞置用地也達兩百五十三公頃,呼籲各地縣政府妥善利用閒置地,並暫停現行農地徵收作業,重新評估農地徵收的必要性。

台灣農村陣線表示,苗栗縣政府為開發竹南科技園區、後龍科技園區,強制徵收大埔、灣寶近兩百公頃農地。新竹縣政府因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欲徵收竹北、芎林一帶近四百五十公頃農地,還以竹科三期用地為名,規畫徵收竹東二重埔四百四十公頃農地,竹科放棄三期開發後,縣府執意變更為客家農業休閒專用區,使當地居民卅年來遭到限制遷建。

而台中后里、彰化二林相思寮因中科三、四期開發,導致居民面臨土地遭徵收、科技業汙染農業等問題。

台灣農陣指出,全台閒置的工業區生產基地多達兩千兩百六十三公頃,其中科學園區聞置用地還有兩百五十三公頃,政府進行重大開發案時不未妥善利用閒置地,反在各縣市徵收農地、進行新的開發,使農民淪為土地徵收下的犧牲者。

苗栗竹南大埔、竹東二重埔、苗栗後龍灣寶、竹北璞玉、彰化二林相思寮等自救會,共同呼籲政府應停止濫用行政權力強制圈收農地,以徵收手段侵害農民居住、生存權益,使優質農地淪陷為工業用地。

農民反粗殘徵收聯合宣言:一方有難,八方來援!

六月 23, 2010 1 則迴響

轉載自小地方新聞網 http://www.dfun.com.tw/?p=27870

[連署] 反竹南科學園區擴大 徵收案連署

大埔自救會、灣寶自救會、二重埔自救會、相思寮後援會、台灣農村 陣線  共同宣言

從二重埔到相思寮、從相思寮到灣寶、從灣寶到大埔,開發主義的幽靈,不斷迴盪在我們的上空!每當政府宣示要打拼經濟的時候,每當財團聲稱要擴大投資 的時候,幽靈駕駛的怪手就會一台台開出,摧毀我們的土地,糟蹋我們的五穀,威脅我們的身家,破壞我們的家園。近年來,各地強徵農地的案例層出不窮,種種事 實顯示,農民已經退無可退了。因此,我們今日聚集起來,就是要向社會宣告:我們將會團結抵抗,奮戰到底!

(左上)二重埔(右上)相思寮(左下)苗栗大埔(右下)灣寶,聯合為農民與農地的未來打拼。

沒有米,怎麼果腹?沒有鄉村,怎麼有都市?台灣社會的根基在於農村;農村是我們的來處,也是我們的去處。我們的祖先篳路藍縷以啟山林,替台灣奠定富 饒的基礎。台灣的農村,一向是社會堅強的後盾,更是茁壯的土壤。

事實上,我們農民已經替台灣社會犧牲太多太多,只為換取進步或現代之名。日本政府強逼我們把甘蔗繳會社,國民政府強逼我們拿稻穀換肥料。政府說要 「農業扶植工業,工業回饋農業」,卻從來只有落實一半。台灣的經濟發達了,物價全面上漲,唯獨米價不漲!台灣社會前進了,卻遺忘了它的來處!我們真的是用 血淚在餵養社會;社會越富裕,農民越貧窮。為了開發,多少的血淚只能往肚子裡吞!為了所謂「進步」,多少個夜晚只能暗自哭泣!

1990年代台灣為求加入WTO,不斷壓抑農業,農地被迫休耕;2000年農發條例修正通過以後,農地種起別墅;2010年產創條例通過以後,農地 餵飽財團。過去,政府剝削我們的勞動和作物;現在,政府和財團聯手奪去我們的農地和身家。在不公平的遊戲裡,農民甚至失去最基本的生存權。發展的大旗閃閃 發亮,明明灼灼,都是由農民的苦難所點綴。我們在此沈痛地呼籲政府,終止浮濫的土地徵收。土地作為最珍貴的資源,必須公平管制、合理使用,不可獨厚財團。

我們頭頂上的幽靈不斷盤旋,張牙舞爪,時時要吞噬我們。因此,我們覺悟到,除了團結,我們一無所有。我們必須團結,因為我們其實面對同樣的困境。我 們必須團結,因為我們要守住祖先的基業。我們必須團結,因為我們要保衛我們的家園。如果我們不團結,那麼,大埔的米粉將不再飄香;二重埔的泉水將不再流 暢;灣寶的西瓜將不再甜香;相思寮的碗粿將不再彈牙;農民的生存將無所依憑。

「團結真有力!同胞需團結!」前輩的告誡猶言在耳。大埔、二重埔、灣寶自救會、相思寮後援會、台灣農村陣線及來自全台灣的人民,在此共同承諾:一方 有難,八方來援!不分晝夜,不分你我!團結到底,直向公平正義!

[竹南大埔]土匪政府搶地懶人包

[0613文化批判論壇] 農村的文化行動主義– 遇見相思寮

六月 9, 2010 發表留言

英國資本主義開始萌芽之際,毛紡織業的利潤豐厚,有錢的貴族開始投資養羊,他們圈起原來的農地,拆毀農舍,趕走農民,農民成了無家可歸的無業流民……

當下的台灣,竟然再度上演壓迫農民的相同劇碼,國家以發展高風險、高污染的面板產業做為「公共利益」的理由,中部科學園區的四期計畫將徵收彰化二林相思寮的農業聚落,相思寮面臨全面滅村的迫切危機!

在這個脈絡下,我們遇見相思寮。而後,我們「發現」,相思寮,不只是可憐弱勢的鄉下農民。

過去農業總是被主流發展主義定位為「靜」、「穩」,農業在線性史觀裡,被認為在變遷快速的工商社會中「過氣」了。然而,相思寮人不論是做為受雇於殖民資本之下的蔗工,亦或當今市場經濟中的小農,他們的勞動節奏、資源分配策略、緊抓機會的靭性,呈現出「飄浪流移」又「百變靈活」且立體繽紛的生命史。

農村不是化石,農民不是被動的受害者。我們一起透過影片「太平路上的相思寮」,理解相思寮如何揭示我們一個農村文化行動主義的新命題。

活動時間:2010/6/13 (日) 14:00

活動地點:紫藤廬(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16巷1號)

主持人:

蔡晏霖(交通大學族群與文化研究所助理教授)

與談人:

許文烽(太平路上的相思寮紀錄片導演)

許淑惠(濁水溪康樂隊影片小組)

林樂昕(相思寮後援會成員)

新!論壇預先閱讀材料:交大師生與好友們的 相思寮農學心得

[轉貼活動]百納旗強力募集!

五月 16, 2010 發表留言


無盡相思-二林相思寮

靦腆、敦厚的鄰長伯,是家中獨子且父親早逝,十多歲便挑起全家生計重擔,務農養家;開朗、體貼的鄰長姆,18歲與同村子的鄰長伯結婚。鄰長伯家的“門口埕”是村裡的集會所,每 當大家在這裡閒坐聊天或討論正事,鄰長伯總是在一旁笑笑地聽著,鄰長姆則忙著招呼茶水、餐食。

親切、富同情心的玉洲伯,長年務農彎腰工作佝僂了身子,但他卻深以能耕作和生長在相思寮為傲,認定這是片豐 沃的土地,滋養一村子的人。對中科以該地貧瘠為由低價徵收,非常氣憤,相關的陳情、抗爭、串連行動,每役必與。

為了興建科學園區,相思寮的農民面臨著被拆遷的命運,離開相思寮這群可愛的農人們將無處可去,而科學園區伴隨的將是大量未知的污染….

請剪下您衣服、旗幟或任何布料之10×10公分(團體單位30×30公分)的方布,並寫下支持的話語並簽名,我們將蒐集所有的布料並縫製成一面超大百納旗,做為支援反中科以及反對不合理的土地徵收之活動宣傳使用,我們期待這面旗幟可以延綿萬里!破損的衣物也希望您可以保留,日後我們一起穿著它上街頭!

如果您願意響應
請郵寄至台北市北投區學園路一號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 藝術跨領域研究所 干擾學院

更多訊息請上干擾講座